抗氧化剂科研历程

第一个时代:维生素——抗氧化剂初起

    pauling(VC-鲍林).gif

著名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维生素C的发现者——鲍林博士长期每日服用十多克的维C,90岁高龄仍然耳聪目明、从事科学研究。由此《自由基衰老理论》创立者-----英国的哈曼博士联想到维生素C作为最早发现的抗氧化剂,是否能有效清除自由基,延缓人类的衰老?进一步讲,抗氧化剂的功效是否和大剂量服用有关?哈曼博士和他的同事们,初始用小剂量的维E喂养寿命为20个月的小鼠,对小鼠的寿命并没有明显的影响。第二次试验时增加维E的量,但对于小鼠来说仍然是不足的,但这次显示小鼠的免疫力明显提高。当增加维E的剂量超过小鼠身体必需的量时,一个令人惊奇的结果出现了:小鼠患各类疾病的几率明显减少,免疫力显著提高,并且有13%小鼠的寿命达到实际寿命期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

哈曼博士用含0.5%-1%氧自由基清除剂的的饲料喂养小鼠,小鼠的寿命可以延长30-50%。与此同时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病理学教授彼得·拉比诺维奇,在《科学》杂志上撰文:一种经过基因改造,体内有更多的抗氧化蛋白质的老鼠,抗氧化物减少了对细胞组织有害的自由基,增强细胞组织对自由基氧化作用的抵抗力,小鼠的抵抗疾病能力明显加强、预期生命周期延长了40%。两个国度的两项研究结果不谋而合,阐明了一个共同的道理——自由基是百病之源、致人衰老死亡的元凶,因此寻找从根源上清除人体自由基的物质—抗氧化剂,是目前抗衰老研究领域解决由于衰老造成的疾病的关键。

无论如何,维族抗氧化剂作为最早发现的抗氧化剂受到国际医学界的重视。与哈曼博士的《自由基衰老理论》相结合,医学界的专家们已经成功的揭示了维生素的奥秘,并提出著名的“抗氧化三剑客”——胡萝卜素、维生素C和维生素E。也就是说,维生素C、E是最早发现的自由基清除剂。现在维生素的概念已被人们认知,并且都知道适量补充维生素对人体健康有益。

但多年的临床和深入研究证明:维C、胡萝卜素和维E具有的抗氧化能力和食用量直接相关。医生推荐每天摄取几十或几百微克的抗氧化剂,它仅仅只能满足身体基本代谢的需要;只有每日服用大剂量的维族抗氧化剂——医生推荐的十倍以上的量时,才能在一定程度上延缓衰老、提高免疫力!但如果长期大剂量服用维生素,他的毒副作用同样无容置疑:头晕、恶心甚至骨质疏松的症状常伴随发生,数十年的医学临床使用也证实了以上两点。

随着商界对维生素的宣传和推广,普通消费者对维生素虽然仅停留在片面认识上,但这不影响维生素时代的到来。“抗氧化营养补充品———胡萝卜素和维生素C、E像一阵风一样疯狂席卷整个营养世界”。人们回忆说。

但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惑着专家们:什么样的抗氧剂能够更适合人体生理需求,弥补维生素所产生的缺憾呢?寻找更适合的抗氧化剂的研究还在进展中。

 

第二时代:原花青素——“新”维生素时期

花青素的发现被誉为人类健康史上又一重大发现。1986年,法国马斯魁勒教授对他早期的发现(OPC)完成全部的实验,系统论证了OPC的抗氧化能力是维C的20倍、维E的50倍,且没有任何毒副作用,填写了维族抗氧化剂所不能达到的空白,是人类清除自由基、对抗衰老和疾病的又一重要武器。并在同年产品打入美国市场,一举获得轰动,引爆了“新维生素”的热潮。

所谓“新维生素”,并不属于维族元素,它们是目前发现的植物类黄酮中具有抗氧化功能的一种植物化学性物质——通称为花色素,包括原花青素(OPC)和花青素(VMA),它们广泛存在于人们日常食用的蔬果和一些草药中。

衡量一种食品药品抗氧化能力的标准,现在国际上通用美国农业部老年营养中心发明的ORAC测试——氧自由基吸收容量测试。如果一种蔬果的营养价值高,抗氧化能力就强,帮助身体吸收自由基容量效用就大,相应地ORAC值就高,反之亦然。正常人每天必须从食物中补充5000-6000 ORAC单位的抗氧化物质,才能延缓衰老和预防疾病,身体虚弱着需要添加到10000单位以上。事实上,就连发达的美国人平均每天从日常的饮食中摄入的抗氧化物质不超过1200单位。这意味着,按照我们大多数人的饮食习惯,很容易衰老和患各种慢性老化疾病。

维生素C的氧自由基吸收能力1.89 ORAC/mg,维生素E的氧自由基吸收能力是1. 350 ORAC /mg; 1999年,美国老年营养中心(USDA)对已经发现的具有抗氧化功能的41种蔬果测试,发现——欧洲蓝莓含有15种以上花青素,它的抗氧化能力在目前已发现的抗氧化剂中名列第一,高达2400 ORAC/g,被国际生物医学界誉为“抗氧化之王”。葡萄籽提取物和银杏叶提取物的抗氧化能力仅较欧洲蓝莓次之,它们都是自由基的强效清初剂。

不管是欧洲蓝莓(VMA)、葡萄籽提取物(OPC)还是银杏叶提取物(GBE),它们很早就已经被医学界用来治疗某一领域的疾病,欧洲蓝莓在中世纪就已经被用作治疗眼疾或腹泻等专项药品,例如1976年在意大利开发了“Tegents”药品,其中每片含有80mg的蓝莓花青素和125mg的甘露醇,目前仍然广泛使用于眼疾的资料及预防。银杏叶一直用来治疗脑血管疾病。葡萄籽提取物(OPC)是提高微血管弹性,是预防性血管疾病和癌症的专家;马斯魁勒教授的发现和美国老年营养中心(USDA)的研究,印证了这些植物提取物在治疗方面的作用机理——作为强效抗氧化剂,清除自由基、保护细胞、组织、器脏不发生病变,从而从根本上达到预防和治疗某一种疾病的卓越效果。

植物性抗氧化物质的兴起,标志着“新”维生素时代的到来,它与自由基理论相结合,引发了人类对抗衰老领域的新革命。虽然没有发现任何一种单一的抗氧化剂,能够全面清除自由基而使人体不再患有任何疾病,但如同上世纪人类发现了抗生素,植物性抗氧化剂的深入研究,给人类延缓衰老、抵御各种疾病带来新希望!

 

第三个时代:复合超强抗氧化剂(美目蓝梅愫片)----人类健康新时代

“多种抗氧化剂共同作用的效果大于个体。 人体补充重要关键的抗氧化剂,能促进彼此间相互重构,更重要的是可以使共生环中个体抗氧化剂再生、再循环,人体抗氧化防卫系统功能增强”。

基于此,在抗氧化研究领域享有盛誉的加拿大国家综合医学研究会根据抗氧化共生环理论和人体衰老理论,研制出的最新一代复合抗氧化剂——美目蓝梅愫片。它含有的成分完整,并且精选最适当的抗氧化剂,再辅以三种最有效的类黄酮,加倍强化共生环的抗氧化作用,又可以消除每日衍生及积聚体内过量的自由基,因而达到全面提升人体抗氧化防御系统的能力。

美目蓝莓愫片富含多种维生素,除Vc、Ve,还包括叶酸等,并且含有类黄酮中最强效的三种抗氧化剂——VMA(花青素)、OPC(原花青素)、GBE(银杏叶提取物),它们合并使用比单独使用有效的多,可以使共生环的抗氧化作用产生加倍的威力,并可以补充人体内谷胱甘肽前驱物,促使谷胱甘肽含量升高。这些有益的营养成分被人体吸收后与其它维生素和微量元素推进抗氧化共生环工作,或者本身就具有独特的治疗作用。例如:硫辛酸和B6共同作用可以降低心脏病发生的几率。硒是人体内抗氧化免疫系统的必要元素,它能有效预防各种癌症。同样地,银杏叶提取物和维生素E共同作用,有效保护大脑和神经系统,预防老年痴呆症。

美目蓝梅愫片已经在欧美大陆上市,得到消费者极大的认可。在国外上市场前加拿大国家综合医学研究会对产品作了全面的测试,它的抗氧化能力是普通抗氧化产品的10倍以上,达到12183 ORAC单位,并经临床试验证明是“使人不再生病”和长命百岁的神圣使者。

国家食品药品监监督管理局美目蓝梅愫片在国内上市之前,对其进行了全面的人体试验和临床验证。实验报告上的数字明确显示了它作为复合抗氧化剂的独特的功效优势:病弱的老人,在服用一段时间之后,对血液再次化验,发现血液中抗氧化物质显著提高,血液抗氧化能力明显增强。一组科学的数据:谷胱甘肽抗氧化酶GSH-Px提高12-15%,超氧化歧化酶SOD提高29-35%,而脂质过氧化物MAD下降了45.5-55.9%。他们把服用半年之后的病弱的老人的血样与普通年轻人相比,发现老人血液中抗氧化物质的水平与健康的年轻人竟然相同!

21世纪人类对抗衰老的研究已经发生重大的突破,终于有了明确的答案。美目蓝梅愫片作为新一代的抗氧化剂的代表,为人类谱写了一种新的健康治疗模式,即通过外源性复合抗氧化物质的摄入,补充人体自生抗氧化物质的不足,提升体内抗氧化防御系统的功能,彻底全面清除自由基的破坏,使人体不再患有任何疾病并从本质上延长人类预期生命周期、长命百岁的愿望最终得到实现!